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> 水母旅游>烟台户外
长岛:忽闻海上有仙山

2007-06-11 16:19:26

来源:水母网综合   cici_mag



<v:imagedata

  长岛入夜,当海天早已混沌成一色墨黑时,路灯黯淡的海岸旁,人声寂寥。白日的喧嚣已然散去,唯留夜幕下的我和一群朋友,酒醉长岛。长岛酒醉,源于烟台“土生”的张裕干红,而并非混合了伏特加、龙舌兰、威士忌等多种烈酒,同时掺入了可乐和冰块的同名鸡尾酒——Long Island Ice Tea(长岛冰茶),但是,后者那初尝的清香和酒劲的浓烈,却是此次长岛之行的恰当概括。

  身处海岛,或许每个人都会本能地展示出内心最真实的一面。便也难怪,一位在上海滴酒不沾的朋友,却能在彼处的斛光交错中推杯换盏,豪气冲天,然后,笑着,叫着,毫无畏惧地冲向仲夏冰冷的海水;同行的一个藏族汉子,看似粗犷,竟也会在你酒醉时,细心地守候在一旁,待你第二天醒来,赫然发现床头放着一包没有开封的话梅……

  一早从上海乘飞机,北行直飞烟台。临降落前,飞机特意在千米高空盘旋,从舷窗向外俯瞰蜿蜒的海岸线,云雾混沌中天色透出一丝蔚蓝,远眺胶东半岛的最北端,烟波微茫处,即是长岛的所在。


<v:imagedata

    海上仙山帝王梦

    美国的长岛,镶嵌在蜿蜒的海岸上,中国的长岛,坐落于海水中央。这座至今尚未对外国人开放的小岛,曾经和西沙群岛一样,因为岛上的驻军部队,平添几分神秘。

    说起长岛,不能不提及中国古代帝王们的“不老梦”——先秦,始皇帝为求长生,派方士徐福率500对童男童女东渡求仙未果;西汉,武帝刘彻寻访神山而不遇,于是筑起一座小城,名曰“蓬莱”,将原本缥缈的神山幻化成了今日的人间仙境;历经千年后,寄托着帝王不老梦想的“蓬莱”,在北宋登州郡守朱处约的借题发挥下,成为了丹崖山头的“蓬莱阁”,与黄鹤楼、岳阳楼、滕王阁并称“四大名楼”流传千古。其实,历代帝王梦寐以求的“海上仙山”,所指即为今日散落在蓬莱阁对面海中的32座岛屿,统称“长岛”。

    飞机降落烟台机场,换乘汽车先抵蓬莱,然后转船前往长岛,约1个半小时即可到达32座岛屿中最大的一座,长山岛。车行途中,宽敞的马路两旁,行人寥寥,市容虽不如同样身为海滨城市的大连那般花团锦簇,却也整洁清爽。蓬莱阁脚下的轮船渡口前,可以遥遥望见浩淼烟波中的长山岛腾云驾雾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此行烟台,原本并无繁杂的期待,许久之前,只因朋友简单的一句询问:“去长岛吗?”随意地应声:“嗯……好呀……”当她呼朋引伴,并帮我代买了机票,临行前夜,“突如其来”地电话提醒“别睡过头”,恍然间踏上了这次颇为“意外”的旅行。简单的行装,轻巧的双肩背包里,没有厚重的衣物——印象中北方夏季的气温与上海无异,然而事实证明,海上不比陆地,24度的气温加上海风扑面,凉爽得竟让人始料未及。


<v:imagedata

    渔家婆娘“呜里瓦”

    随着渡轮打破海面的平静,碧绿的海水中卷起白色的浪花,傍晚时分,揉着惺忪的睡眼下船,只记得踏上这座传说中的海上仙岛时,脚下是晃悠悠、软绵绵的……伴着一股浓重的海腥味,我们在客运站附近的一家渔家旅馆“渔郎湾”安顿下来。

    渔郎湾的房间分为两类,最为“简朴”的渔家乐房间,可以多人合住,房间里的全部“家当”只有一台21寸的电视、两只暖水瓶、四张船形的“渔床”,卫生间还是公用的;由于我们此行全然没带洗漱用具,因此只好入住设施齐全的海景标房,虽然价格不菲,所幸空调、毛巾、牙刷外加卫生间一应俱全。两类房间的共同之处就在于推窗面海,视野开阔。正当我们不吝赞美之词,惊艳可以坐拥美景,当地人却恬然地告知,在长岛,“海景房”并不稀罕,沿着海岸线一路行去,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时,白日里寂静的长岛街头凭空热闹起来。打辆出租车前往岛内的中心区域,街边的烧烤摊前坐满了当地的渔民。一张方桌,一瓶啤酒,一把烤肉,炭火的焦香和着海货的咸腥,在岛上晕染开来,四处弥漫的人间烟火,全然抹去了“海上仙山”的高不可攀,而这般海风中烧烤的惬意,或许恰是仙人们梦寐以求的。

    夜深时,寒意起,渔郎湾底楼的通明灯火映着夜幕中的海浪拍岸,却不禁从心底浮现一丝暖意。不远处,清晰地传来“呱嗒呱嗒”的山东快板——渔家的婆娘们正操着一口山东腔,自发为住客表演当地的特色小曲儿——纯属爱好,无关收益。台下的客人开始还只是静静地听着,笑着,三曲过后,拍手叫好之余,竟也被这气氛感染得“豪放”起来——随着一曲傻女婿见丈母娘的段子,众人学着渔家婆娘们的调子,高声吼起了当中的过板儿,“呜里瓦,呜里瓦,呜里呜里瓦呀……”不管唱得好不好,也不管走没走调,带着几分戏谑与调笑,午夜的长岛,“仙乐”飘飘 .


<v:imagedata

    脚跨黄渤踩两海

    虽然江浙一代的山林,号称“天然氧吧”的为数不少,不过,与长岛海风中飘然而来的负氧离子相比,却还是逊色许多,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清新体验,后者则因海风的“搅局”更多了一分变幻与灵动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驱车直奔长山岛最南面的林海景区。汽车沿山路盘旋,远眺重重山峰,以蔚蓝的天空为背景,山顶上的白色风车错落有致、高低起伏,三瓣的风车叶,时疾,时缓,时停,不仅为长岛提供着稳定的电力供应,更成为游人眼中一道别致的风景——不同于荷兰风车的端庄优雅,长岛的风车是一种简约的美丽。

    林海公园的最南端,高耸的分界碑昭示着著名的黄、渤海分界线——长山尾。透过分界碑当中一人头宽的缝隙,只见山崖下,珠矶卵石堆积而成的陆地如同马尾一般扫入海中,将黄海与渤海一分为二。浪花翻腾处,两浪相击对峙,两海之间的界线不停地扭曲、变化着,呈现出一个大大的S。

    很多游人都乐衷于在分界碑前分开两脚,脚踏两海,立此存照,架势之豪迈绝不逊色于东坡先生的“左牵黄,右擎苍”。

    沿着一条山石小径攀援而下,环海路的沙滩,不如海南的三亚湾那般精细,却多了一分北方海洋的壮美。抬眼望,碧空如洗,晴朗无云,鳞鳞的光影中,唯有一片翡翠色的海洋。

    不远处,几个年轻人哄笑着,把一个自愿洗“海水浴”的同伴,荡秋千一般地抛进海里——只听“扑通”一声,水花如雪飞溅而起。海岸旁那对千年不变的“石鸳鸯”,仍旧依偎着,静静地分享他们的快乐。


<v:imagedata

  馒头飞处海鸥飞

    说起海鸥,难免想到琼瑶阿姨那部极富诗情画意的小说《海鸥飞处彩云飞》,在长岛,若要观此美景,非乘船前往万鸟岛不可。

    万鸟岛原名车由岛,因栖息着数万只黑尾鸥、海鸬鹚和白腰雨燕而得名,据当地人说,万鸟岛上只有一条路,名为“通天路”,险峻异常,但只要勇攀而上,便能尽享无限风光——当你看到身旁上万只鸥鸟飞翔,难免产生身生羽翼飞翔空中的幻觉。

    长山尾归来,前往码头乘船出海,随身带了两大包白面馒头,迫不及待地想与万鸟岛上的海鸥来一次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行船途中,在公海上常常可以看到往来的各国巨轮,舵手根据雷达扫描,时而矫正着前进的方向。临近猴矶岛,我们偶遇了前来收获蟹笼的渔船,包着红头巾的船工,皮肤黝黑,不免想起了一部著名的电影《加勒比海盗》。船工用带钩子的竹竿撩起水中的浮球,将里面的“海鲜”一股脑地倒入桶中。放眼望去,船上木桶盛着的海水里已经浸满了收获来的海蟹,据说海水能够保持海蟹鲜活,回到陆地可以卖个好价钱。

    由于同行的朋友晕船,我们不得不中途放弃了前往万鸟岛的计划,返程时,路过高山岛,我们在当地人的指导下,向空中肆意抛撒撕碎的馒头块,引诱栖息在山崖上的成群海鸥前来享用丰盛的午餐。虽然这里的海鸥远没有万鸟岛上的多,铺天盖地的架势却也足以令人兴奋,眼看它们纷纷以优美的姿态划破长空,投入水中,一幅馒头漫天飞、海鸥跟船跑的壮观景象。


<v:imagedata

    八仙是沙门岛的逃犯

    长岛庙岛,在宋代曾被称为沙门岛,是专门流放犯人的所在,《登州府志》云:“建安三年索内外军中不律者发配沙门。”为了看守犯人,宋朝还在岛上专门修筑了沙门寨,并且派驻一部分官兵,由于沙门岛是一座孤岛,四面环海,远离大陆,因此被发配到此的犯人很难逃离出去。《水浒传》里的不少英雄好汉,都曾被发配到这里。正因如此,蓬莱的“八仙文化”在长岛得以全新演绎,风格如同“戏说”,却也从另一方面证实了“八仙”确有其人。

    传说当时朝廷为了控制犯人的数量,每年只拨给沙门岛三百人的口粮,于是,守寨的头目每当犯人超过三百人时,就将那些老弱病残者捆住手脚,扔进海里。一位姓吕的壮年汉子,血气方刚,私下鼓动众囚犯逃跑,随即就有6个犯人响应,其中包括白发如霜的张果老、瘸腿拄拐的铁拐李、吹笛弄箫的韩湘子、皇亲国戚曹国舅、大肚便便的汉钟离、年纪轻轻的蓝采和,再加上为了追寻兄长到此、被寨主强逼为压寨夫人的何仙姑,一行8人,靠着葫芦、船板、驴皮、木盆等“法器”,相互帮助,飘洋过海,终于返回了陆地。陆地上的人们只当他们来自海上仙山,故而一传十,十传百,八仙的故事很快尽人皆知,而在长岛当地,却有了八仙原是沙门岛的逃犯一说。 

    帆船访妈祖

    午后2点,换乘帆船出海,前往拜访传说中“八仙”生活过的庙岛。一艘古色古香的木质帆船,两根高高竖起的桅杆上,分别贴着红纸黑字的“大将军八面威风”和“二将军百灵相助”,端坐船尾的舵手手执两根麻绳,通过滑轮来控制船舵的方向。

    前往庙岛的途中,气温的骤降,上午还是晴空万里,下午便没了太阳,衣衫单薄的我们只好裹紧救生衣以求保暖。远远望见了海堤上静立的妈祖塑像,手执明灯,为来往船只指示方向,就在雕像背后不远处的岛上,便是供奉妈祖的显应宫所在。

    妈祖在北方又被称为“天后”,本名林默,世称林默娘,因专门救助海上遇难的船只,而得到沿海地区渔民们的供奉。显应宫内的妈祖像旁,陈列着不少轮船的模型——这些都是曾经遭受海难幸存下来的船只,为求妈祖保佑而将船制成模型陈列于此。

    从妈祖庙出来,天已放晴,傍晚柔和的阳光洒在身上,顿时暖和了许多。扬帆起锚时,留恋地回望庙岛海堤上的妈祖像,祈求手执明灯的妈祖保佑来往船只的平安,回神时,只见夕阳下的帆船已经变成了金黄。

    交通

    从上海乘飞机至烟台约需1个半小时,抵达烟台机场后,换乘汽车约1小时可抵达蓬莱。蓬莱阁坐落在蓬莱市迎宾路59号,位于蓬莱汽车站北。购买蓬莱阁景区门票时(65元/人),只需再多5元,即可享受蓬莱阁与戚继光故里景区的联票(70元/人),并可凭票免费乘坐蓬莱阁至戚继光故里的观光游览车,在戚继光故里,你可以观赏到与登州圣会堂(穆拉蒂教堂)紧紧相邻的“母子节孝”牌坊,牌坊的镂空石刻之精细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门票

    蓬莱至长岛航线是长岛与大陆唯一的一条通道,客船5:30-18:00两岸对开。长山岛上各个景点之间的交通工具主要为出租车,起步费6元;从长岛码头乘车,向南行程4-5公里,到达林海景区,门票50元/人;赴猴矶岛、高山岛海上观赏鸥鸟翱翔奇观,100元/人(含门票);休闲渔业出海口乘仿古风帆船或渔家船,登庙岛祭拜妈祖,沿途观摩养殖生产,近海观光宝塔礁、海豹礁等,58元/人(含门票)。

    注意

    由于长岛历来属于军事要地,因此至今尚未对外国人开放;海上的温度较陆地上更低,应备足防风衣物;晕船的游客慎重尝试。(本篇文字来源21.cn,图片来自网络,转载请注明出处)

 

责任编辑:吴巧龄

 

版权声明  新闻爆料热线:0535-6631311

相关报道

关于水母网 | 集团介绍 | 集团邮箱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法 | 版权声明 |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
新闻登载许可声明   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7120170009    
增值许可证:鲁B2-20050050号     广告经营许可证:鲁工商广字08-1685号     公安部备案号:37060202000120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:12377   举报邮箱:   侵权假冒举报:0535-12312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35-6631330   举报邮箱:   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
山东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站    疫情防控有害信息专项举报入口:jubao@shm.com.cn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“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”举报专区暴恐举报

  • 水母网官网微信

  • 水母网官网微博
烟台日报社 本站官方网址www.shm.com.cn